编者的话:乌克兰军队在南部敖德萨地区、面向黑海明显加大了作战行动力度。继乌军宣称使用“鱼叉”反舰导弹击沉俄海军一艘拖船后,再次对俄在黑海上的石油钻井平台发起导弹攻击。乌军此举虽有明显打破俄海上封锁的意图,但可能招致俄军对敖德萨地区采取更猛烈的报复性惩戒措施。在黑海方向,俄乌双方又会有哪些后手,蛇岛的攻防是否将变得更加激烈,黑海方向的作战行动会对双方在顿巴斯地区的城市攻防战产生影响吗?

敖德萨方向将招致俄猛烈报复

尽管乌军在敖德萨黑海方向的作战行动不会牵制俄地面兵力,但并不等于俄军对类似挑衅置之不理。敖德萨虽然当前不是俄军地面攻击重点,但俄海上力量与空天力量可能会加大对敖德萨地面目标的报复性打击力度。

6月21日,俄罗斯联邦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伊戈尔·科纳申科夫发布简报称,在俄海上石油钻井平台遭袭后,俄军使用多枚“缟玛瑙”巡航导弹摧毁敖德萨地区一座机场,该机场此前被俄军侦察发现有停放TB-2无人机的机库。俄军摧毁在库班斯基岛乌军部署的2个155毫米M777榴弹炮排。俄空天军还摧毁了乌军在敖德萨州图兹拉和奥恰科夫地区部署的2套S-300防空导弹系统发射装置。

有军事专家认为,预计俄军下步对敖德萨的精确打击将更加频繁。就俄空天军而言,拥有多款利器可以直接打击敖德萨,比如最大射程为2500公里的Kh-55巡航导弹、最大射程为3500公里的Kh-55SM空射巡航导弹和最大射程为4500公里的Kh-101空射巡航导弹等。这些巡航导弹都便于俄空天军采取防区外发射方式、打击敖德萨境内的高价值目标。预计俄海军也将使用“口径”系列巡航导弹对敖德萨进行泄愤式打击。

同时,俄军也必将加大对蛇岛的防御与控制,防范乌军伺机重新夺回蛇岛。据最新开源卫星图像显示,俄军不仅在蛇岛上加强部署防空系统,也在其周围部署的舰船上加装了防空系统,以形成加强版保护圈。法国索邦大学俄罗斯国防问题专家皮埃尔·格拉赛尔指出,“俄军在蛇岛上部署了多种防空系统,包括‘萨姆-13’防空导弹系统、‘铠甲’弹炮合一系统、‘道尔’防空导弹系统、ZU-23-2高射炮等,能够应对不同的威胁型号”。乌在敖德萨的军方发言人谢尔盖·布拉楚克称,乌方非常担心蛇岛附近的俄罗斯潜艇。俄水面舰只一直保持安全距离,但潜艇数量正在增加,在附近海域至少有3艘俄军潜艇。

根据俄方发布的消息,6月20日,乌军企图对蛇岛进行大规模空袭和炮击之后登陆并占领蛇岛。乌军派出超过15架无人机进行侦察和打击,其中2架TB-2无人机作为引导,俄军防空部队还在蛇岛附近高空发现美国RQ-4“全球鹰”战略侦察无人机。乌军使用“圆点-U”弹道导弹、“飓风”火箭炮和155毫米M777榴弹炮对蛇岛发动打击。俄军防空部队使用“铠甲”系统和“道尔”防空导弹系统,挫败乌军所有针对蛇岛发起的打击,共计击落无人机13架,拦截4枚“圆点-U”弹道导弹以及21枚“飓风”火箭炮炮弹,乌军打击均以失败告终。

俄《观点报》22日报道称,俄军事专家弗拉基米尔·冈达罗夫称,有理由相信,俄军在奥恰科夫摧毁了乌克兰军队将要在蛇岛登陆的船只。在乌方攻击失败后,俄军方用14枚导弹袭击了敖德萨和奥恰科夫的指挥中心。

而对于乌军针对蛇岛发动的打击战果,西方则给出完全不同的答案。据美国“动力”网站“战区”频道21日报道,行星实验室21日拍摄的卫星图像显示,蛇岛上至少有3处新近变暗的区域。这些似乎是反映最近爆炸或火灾产生的焦痕。这些明显变色的痕迹在行星实验室早先拍摄的该岛卫星图像中没有看到。

文章称,目前尚不清楚乌军打击的这些具体目标可能是什么,烧焦的区域确实与岛上各种俄军阵地的位置大体一致,包括布防的防空系统。

蛇岛地势平坦,缺乏遮蔽,陆地面积仅0.17平方公里,属于典型的易攻难守地形。但它距离乌南部重要港口城市敖德萨140公里,距离最近的乌克兰海岸仅有35公里,具备相当重要的战略意义。可以预计,下一步乌军将持续围绕蛇岛做文章。

西方为打破俄军黑海封锁支招

自俄在乌实施“特别军事行动”以来,战斗主要集中在陆战场,空战场只发挥辅助作用,海战场未发生激烈攻防。乌面向黑海的出海口早已被俄黑海舰队封锁,虽然乌军宣称使用岸基反舰导弹击沉包括“莫斯科”号巡洋舰在内的多艘俄军舰艇,但俄海军对乌实施全面海上封锁的态势并未发生扭转。

福布斯杂志认为,俄海军目前在黑海实际部署了大约20艘水面作战舰艇,大约12艘与执行海上封锁任务有关,持续消耗俄海上力量、不断增加俄海上封锁成本是乌克兰突破封锁的重要战术。福布斯宣称,拖船、渔船甚至驳船很容易进行改装用于隐藏各种武器系统,乌军可以将美西方援助的“弹簧刀”、“标枪”反坦克导弹等便携式武器系统隐藏在这些改装的民船上,对俄海军进行袭扰,增加俄海军海上封锁成本。福布斯甚至宣称,乌政府应招募并鼓励民船有效利用黑海上猖獗的走私活动,通过走私手法使藏有武器系统的民船通过土耳其博斯普鲁斯海峡,对黑海南部巡弋的俄海军舰船伺机杀伤。很显然,福布斯宣称的这种战术似乎已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程度,很难执行。    《华盛顿邮报》刊发曾担任美军南方司令部司令、欧洲司令部司令和欧洲盟军统帅部司令的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海军上将的建议,认为北约应主动采取护航行动来实现突破俄海军的海上封锁。他还强调,两伊战争时期,美军舰就曾经使用这种方法保护油轮通过被军事封锁的霍尔木兹海峡。

会影响俄顿巴斯进攻节奏吗

从近日俄军对乌主体攻势行动看,充分表明俄军的主攻方向依然在顿巴斯方向,未受敖德萨方向影响。

对俄军而言,顿巴斯地区的战斗依然十分艰苦。北顿涅茨克城还未被俄军完全拿下,乌军依然据守在阿佐特化工厂内顽抗。俄军在巴赫穆特附近企图截断巴赫穆特至利西昌斯克的T1302公路的作战行动也推进缓慢,据守利西昌斯克的乌军后勤补给线仍未完全切断。乌官员认为,接下来数周将是俄军夺取北顿涅茨克的关键时期。乌国防部副部长安娜·马里亚尔宣称,俄领导层已向俄军下达6月26日抵达卢甘斯克州边境线的最后期限。同时,俄军在顿涅茨克地区的推进也并不顺利,从伊久姆向斯拉维扬斯克发起的攻势行动尚未有所斩获。当前的战场态势充分表明,在顿巴斯地区未完全控制之前,俄不会贸然分兵改变主攻方向。